hei66小说网 > 女频小说 > 女主她逃婚了 > 第1章 相见

女主她逃婚了 第1章 相见

  永昌十四年。

  快至年节,即便身处边关的宣化镇也开始为过年忙活起来了,长街两侧的铺子全部张灯结彩,换上崭新的灯笼,亦有贴福、贴对联的,还有往门边挂几串用布做得辣椒串子,添添喜气的。

  放眼望去,整座宣化镇都是一片喜盈盈的好模样,街上行来走往的老百姓也是个个面带笑容。

  顾攸宁站在酒肆里,看着外头这一番热闹景象,姣美明艳的面上也挂着一道笑。她目光所及之处,孩童们穿着新衣蹦蹦跳跳,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还在哼唱童谣,亦有着奇装异服的外族人走在街上。

  这其实是一副很神奇的景象。

  自打定国公顾廷轩去世后,乌恒、大秦这些外族便对大周虎视眈眈起来,这几年不知残杀了大周多少百姓,也是因此,导致如今大周的百姓对外族人,且不管是不是乌恒、大秦一流,只要同他们长得不一样,说得不是一样的话,便把他们视为敌人。

  可在宣化镇。

  你却能瞧见与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的境况。

  这里生活着许多外族人,年轻的大多都是在这出生,年迈的更是在这生活了数十年,他们虽然长得和大周人不一样,却也会说大周话,甚至把这片天地当做自己的归属。

  在这里,

  不会有人把他们当做另类。

  就像现在,长街上人群攒动,无论是大周人还是外族人,碰到彼此的时候都会相视一笑,客客气气的点点头,请对方先行。

  而这一切的功劳都要归功于顾廷轩。

  定国公顾廷轩,曾经还是宣府的总兵官,他在宣化镇守多年,让这一片从前并不开化的土地容纳了太多的元素,从此文化、商贸互通,亦让这些无家可归的外族人有了一个容纳之地。

  在他管辖的二十多年间,这片土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和安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

  真正的太平盛世。

  “阿姐!”

  支起的窗棂外突然探进一个小脑袋,他有着和顾攸宁颇为相似的相貌,这会正睁着一双黑而清亮的大眼睛,仰头看着顾攸宁,长睫一颤一颤的,手里还握着一串吃了一半的糖葫芦,高高翘起的嘴角那边还有一小片红色的糖渍。

  是吃糖葫芦时遗留下来的。

  偏他不察,仍津津有味的咬着手里的糖葫芦。

  顾攸宁被这道声音打断思绪,循声看去,瞧见他这幅小花猫一样的模样,皱了皱眉,从腰间拾起帕子替他擦掉嘴角的糖渍,边擦边道:“又去哪里疯玩了?还吃得满脸是糖,脏死了。”

  “我才没有疯玩呢。”

  似乎是因为被自己的姐姐说道,顾承瑞有些不高兴的嘟起小嘴,可他一向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嫡亲姐姐,这会又高高兴兴地同她说起来,“我和半夏姐姐去买祭仪的路上碰到谈哥哥,他说他今天正好有空,可以陪我们一起去。”

  顾攸宁手上的动作一顿。

  她抬眼往外头看去,果然瞧见长街的对面站着一个长相出色的少年郎。

  少年一身白衣,束着高高的马尾,用一条白色绣着祥云的绸布绑着,身边是一匹威风堂堂的汗血宝马,看到顾攸宁看过来,那张俊美的面上立刻涌现出一道红晕,不过也就一小会的光景,他就牵着马走了过来,站在顾承瑞的身边,干净澄澈的目光在看到顾攸宁的时候又立马垂了下去,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声音都很小,“今天军营没事,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他是如今那位宣化总兵谈成化的嫡亲儿子,谈言。

  今年十八,也早早上过战场,授了少将军的功勋,平日在军营里也是十分的意气风发,杀起敌人来更是英勇非凡,偏偏在顾攸宁的面前却像一个愣头青,说话的时候还会脸红,性格也顿时软成小白兔。

  在宣化,

  没有人不知道他对顾攸宁的情意。

  顾攸宁是一年前来的宣化,乘着一辆青布马车,带着自己的弟弟还有一双奴仆,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先是在这定了居,没几日又开了一家酒肆,因为出色的相貌和一手好酒酿,名声很快就传遍了宣化。

  这一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较着劲,就是想夺取她的芳心。

  可顾攸宁说得坦然。

  她说她这一生没有成婚的打算。

  起初旁人还不信,可久而久之见她态度坚决,也就信了,如今那些爱慕她的少年郎大多都和顾攸宁成了朋友,也不再说那些喜欢不喜欢的事了,偶尔笑着打探几句,见她仍是从前那番话也就笑笑过去了。

  唯有谈言,仍旧不肯放弃。

  只要不去军营就往这边跑,也不管顾攸宁对他是个什么态度。

  他是个聪明的,知道顾攸宁最上心的便是她的弟弟还有那一双奴仆,便另辟蹊径先把这三人笼络住,如今,这三人都把谈言当做自己人,只有顾攸宁对他还是那副样子。

  态度倒也不算冷淡。

  平日瞧见他过来,也会奉上一盏热酒,或是请他小坐吃饭,说起话来也是温温和和,从不当面让他下不来台,可偏偏这一份温和中总是带着一份礼貌的疏离,就像是她的心墙外竖着一座高墙,让旁人即便可观也不可近。

  街上熙熙攘攘,仍旧热闹。

  可在这一小片天地下,顾攸宁并没有沉默多久,目光落在他身上,仍是嗓音温和的拒绝了他,“谈将军,我已经叫好马车了,就不劳烦你了。”

  谈言似乎早就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可很快,他又重振旗鼓,笑着抬起脸,“那过几天,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你应该还没看过宣化的烟花吧,可好看了!”他说话的时候,是强忍着紧张和羞赧的,那双先前不大敢看顾攸宁的眼睛有着藏不住的期待。

  少年的喜欢赤忱热烈,没有丝毫保留。

  顾攸宁看着他这幅样子,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嘴唇刚刚动了下,就听人先说道:“啊,我想起军营还有事,我先走了!”

  谈言一边说一边翻身上马,一副生怕她绝的样子,要走的时候还留了一句,“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过几天我来接你和承瑞。”说完也不等人拒绝,便策马离开了。

  顾承瑞咬着手里的糖葫芦,看着谈言离开的身影又转头去看顾攸宁,小嘴鼓鼓地同她说道:“阿姐,谈哥哥挺好的,你……”话还没说完,脑门就被人轻轻敲了下,“还不快收拾。”

  “唔,疼。”

  顾承瑞抱着自己的小脑门,看着转身离开的顾攸宁,轻轻嘟着嘴,“知道啦。”往马车走的时候,他又小声嘟囔道:“还说心里没那个人。”

  顾攸宁正好出来,只瞧见他小嘴一张一合,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便拧着眉问了一句,“你在嘀咕什么?”

  这可是阿姐的忌讳,顾承瑞哪里敢说?忙仰起脸,一脸无辜的说道:“啊,没说什么呀。”生怕被阿姐追问,他一股脑朝马车那边跑,嘴里还高声喊道,“阿姐,快点,要来不及了!”

  顾攸宁倒也没去追问,看他这幅欢快闹腾的样子,眼中又忍不住泛起一丝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小满健康的样子。

  真好。

  *

  郊外的楼音寺,今日人格外多。

  这里供着顾廷轩的长生牌位,每年这个时候,宣化镇上的人,不管是不是大周的百姓,都会来他牌位前拜一拜……四年前,顾廷轩家中找出谋逆的证据和龙袍,天子大怒,立刻关押了顾廷轩的妻女和幼儿,打算等顾廷轩征战归来就将他拿下。

  只是没想到顾廷轩会在和乌恒国对战的时候身亡,连带着整整一支长胜军的队伍都被葬送在宁阳关外。

  所有人都不相信区区一个乌恒小国就能杀死顾廷轩和长胜军。

  他们都认为顾廷轩这是畏罪自杀。

  从前保卫山河的战神突然成了谋逆的罪人,还带走了大周最好的战神军,一夕之间,顾廷轩仿佛成了人人可以滥骂的对象,就连京城的三岁小儿,嘴里都唱着谩骂顾廷轩的歌谣。

  只有宣化镇,这座被那个男人护了几十年的地方仍旧相信那个男人的清白,他们替他立了长生牌,让他日日享有香火,不必同那些孤魂野鬼争抢。

  顾攸宁带着顾承瑞祭拜完父母兄长出来的时候,外头那些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正殿之中的香案前,鲜果食物已经堆得快放不下了,而莲花香炉中几乎已经找不到可以插香的空地了。

  “阿姐。”

  顾承瑞察觉出她的情绪低落,便轻轻摇了摇她的手。

  顾攸宁低头看他一眼,勉强露了个笑,“走吧。”她牵着他往那边走去,站在香案前,看着那块黑木牌位上用金漆写着的“正一品定国公授勋左柱国宣府总兵顾廷轩”十余个字。

  这自然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即便宣府的百姓再维护顾廷轩,也不敢明着和朝廷作对,一年前,这块牌位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顾廷轩。

  那个为大周付出鲜血和生命的男人,至死连一个功名都没有。

  好在,

  如今真相大白。

  世人再无办法冤他一句。

  顾攸宁如从前一样,替人上了香又念了一卷往生经,掸扫完香案上多余的杂物,这才牵着顾承瑞离开,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几个熟人,看见他们姐弟出去,领头的妇人即使同她相熟,可每次看见她的脸,眼中还是忍不住闪过惊艳,“阿宁,你又来看顾将军啊。”

  “是啊。”

  顾攸宁笑笑,“今天酒肆没事,我就过来拜拜。”

  旁人并不知她是顾廷轩的女儿,只知她每月都会来寺庙一趟,有人问起的时候,她也只说从前有恩。

  顾廷轩一生大义,不知救过多少人,他们自然不会怀疑。

  说了一会话,顾攸宁看着天色渐晚,便同他们告了辞,往外走的时候正听到身后几人说着,“听说过几天京城会来一个大官?”陡然听见“京城”两字,顾攸宁脚步一顿,就连牵着顾承瑞的手也不禁用了力。

  “阿姐?”顾承瑞疑惑抬头,“怎么了?”

  “……没事。”

  顾攸宁压住心里的思绪,朝他笑笑,“走吧。”

  京城来人同她有什么关系,而且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来这样的地方?

  *

  从楼音寺回来。

  顾攸宁便没再回酒肆,而是直接回了家,又让车夫回去路上同半夏知会一声,让她今天早些关门回来。

  她虽然开了这么一间酒肆,自己却不上心,一个月有大半的时间都不在店里,只有做了新酒才会过去一趟,反而是半夏帮着忙前忙后,又是招呼客人,又是记账。

  好在他们的店不大,又请了几个伙计,倒也不算累。

  这间酒肆于她而言,更像是当初离开京城后给自己找的一个寄托。

  本来是想让自己变得忙碌一些。

  可后来她发现,原来这世上的东西,并不是什么都能寄托的。

  即便忙着的时候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可一旦空下来,该想还是会想……就比如今天只是听到“京城”两个字,她都会想起那人一般。

  “回来了。”バ

  李嬷嬷坐在院子里做着衣裳,瞧见他们姐弟回来,一面起身吩咐七巧去摆膳,一面放下手中的衣裳,笑着同姐弟俩招呼道:“快去洗漱,还有一道汤,等你们出来就能喝了。”

  顾承瑞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会早就饿了,一边往里头瞅,一边问道:“嬷嬷,今天有什么菜呀?”

  李嬷嬷看他这幅馋猫相,笑着说道:“有您最喜欢的四喜丸子。”

  顾承瑞一听到有他最喜欢的菜,根本不用顾攸宁驱赶就已经颠着两条小腿往里间跑,自行洗漱去了。

  “你慢些,别摔着!”顾攸宁看他这幅莽撞样子,头疼的在身后喊道,听到里头脆生生应了一声“知道了”也没急着进去,而是走过去挽住李嬷嬷的手,一边扶着人往里头走,一边同她说道:“不是让你不用在外头等吗?”

  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衣裳,叹道:“嬷嬷,现在酒肆赚的钱已经够我们花了,你不用再费神做衣裳了。”

  她虽然对酒肆不上心,但对做酒还是不曾马虎的,若不然也不会在短短的一年间就在宣化博了彩,平日那些富贵人家请客摆宴都会来她这订酒。

  钱不多,

  但也够他们几个人花了。

  李嬷嬷哪里会不知道她是关心她?心里熨帖的不行,脸上挂着笑,嘴里跟着说道:“我也就无聊的时候绣上几针,做着玩罢了。”不等她再说,拍了拍她的手,哄道,“我今天还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快进去,可别让小少爷全都吃光了。”

  这自然是玩笑话。

  可顾攸宁知道自己这是劝不动,无奈看了她一眼,到底还是没再说什么。

  *

  吃完饭。

  顾承瑞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眼睛却时不时往外头看。

  “小少爷这是在看什么?”同桌吃饭的七巧顺着他的目光往外头看,可外头黑漆漆的,什么都瞧不见。

  “他能看什么?左右不过是在等他几个朋友来找他玩。”顾攸宁说着放下碗筷,即使身处这样的陋室,可她那一派仪态仿佛是刻在骨子里一般,说完,看他一眼,语气不咸不淡,“去吧,早些回来。”

  顾承瑞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笑着扑过去,抱着顾攸宁撒着娇:“阿姐最好了!”

  顾攸宁眼中闪过笑意,嘴上却嫌弃道:“臭死了。”又添了一句,“明天记得把之前布置的作业都做了。”

  顾承瑞虽然贪玩,但该认真的时候还是很认真,这会连忙端肃起小脸,应了一声“好”才离开。

  等他走后,七巧起身收拾东西,李嬷嬷看着顾攸宁目光温柔地望着顾承瑞离开的方向,一边倒茶,一边压着嗓音问道:“您当真想好了?”

  这话说得不明白,可顾攸宁却知道她是在说什么。

  她收回目光接过茶,“我问过小满的意思,比起京城,他更喜欢这个地方,何况……”她顿了顿,声音又低了一些,“我也怕了。”

  她见过顾家最鼎盛的时候。

  那个时候,祖父是当朝首辅,一品国公,更辅导过当今天子和太子,而她几个姑姥姥不是女将军就是郡主,还有一个做皇商的伯公……可即便是那样鼎盛的顾家,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父亲被人残害,母亲跟着离开,而她兄长的尸身至今都还没找到。

  她自然有能力护着小满接任国公,让他可以一点点成长起来,再把顾家发扬光大,可然后呢?再造就一个鼎盛的顾家,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然后再进入新的轮回?

  如果是那样,倒不如让小满开开心心的活着。

  “嬷嬷……”顾攸宁捧着茶盏抬起头,她的声音很轻,可那双黑亮妩媚的瑞凤眼在烛火的照映下却闪烁着藏不住的光芒,语气更是怀着藏不住的欢喜,“他现在这样健康,这样开心,还交了朋友,不是很好吗?”

  李嬷嬷看着她眼中的光芒,沉默一瞬还是开了口,“那您呢?”

  话音刚落,少女眼中的光芒就慢慢褪了下去,就连嘴角的笑意也似乎凝滞住了,半响,她才开口,“我……我也很好呀。”似乎是怕人不信,她的脸上又拧出一道笑,“只要你们都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了。”

  “小姐……”

  李嬷嬷拧眉,还未说完就见少女痴缠过来,委屈道:“嬷嬷难不成是不想照顾我了?”纵使知晓少女这是故意扯开话题,可李嬷嬷还是叹了口气,她抚着顾攸宁的头,轻叹一声,“怎么会?”

  她只是心疼。

  心疼她的小姐经历了那么多,最终还要孑然一身,有时候她都忍不住想劝她,不如回去。

  可到底……

  她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肩上,长睫微颤,眼神迷茫,正低声呢喃“我现在很好,很开心”,似乎是想用这样的话一遍遍给自己洗脑的少女,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

  半夏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七巧给她留了门,见她回来,就压着声音说道:“姐姐怎么这会才来?小姐不是让您早些回来休息吗?”

  “夜里来了一个单子,耽误了。”半夏边说,边看了一眼顾攸宁的屋子,那边黑漆漆的,也不知是睡了还是人不在,“小姐睡了?”

  “……在后院。”

  七巧声音为难,“小姐拿了许多酒,她不准我打扰,我也不敢过去。”

  半夏一听这话就皱了眉,但也知晓七巧劝不住她,便道:“你先去休息吧,我去看看。”

  今夜月朗星稀,洒在院子里,即使不点灯也恍如白昼,顾攸宁就躺在一株梅树下的躺椅上,她身上盖着一层毯子,闭着眼,一手垫在脑后,一手握着酒坛,两只脚一晃一晃的,也不知是躺了多久,身上竟然已堆满了梅花。

  她是真的好颜色。

  从前名冠京城的美人,少时天真烂漫,经历了苦难之后反而让她有了那些娇养在闺中的女儿不曾有的气质,此时她就这样不妆不扮,随便一躺,也足够摄人心魂了。

  半夏不知她是醒着还是睡着,放轻脚步,想替人把掉在地上的毯子捡起来,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便听到顾攸宁哑着嗓音说道:“回来了。”

  “吵醒您了?”

  “本来也没睡着。”顾攸宁笑着往一侧让,又去牵半夏的袖子,“陪我躺一会。”

  躺椅很大,足够她们两个人躺在一起,若是从前在京城的时候,半夏还会推拒,如今只是短暂的犹豫后,便脱了鞋子上去了,两个人躲在毛毯里,或许是相互的依偎让原本的寒冷也夹杂了一些温暖。

  顾攸宁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宣化的天空要比京城广阔许多,星星也要多上许多,她偶尔无聊的时候还会数星星……然后就想到从前跟姬朝宗也曾做过这样的傻事。

  那个人从来都不喜欢这样的事,被她缠着闹着,没了办法只好陪着她上了屋顶。

  最后自己反而不服输起来,硬要跟她争个对错。

  可这天上的东西哪里能让他姬大人说了算?偏他霸道的很,不仅找来家里的下人让他们跟着数,翌日还特地去了一趟钦天监要问个清楚,他威风仪仪的去,走得时候黑着一张脸,差点没把钦天监的老头吓死。

  想起这些事,

  顾攸宁的眼睛不自觉又弯了起来,

  可很快,那面上的笑意又褪了下去,她握着酒壶的手轻轻收紧,没去看半夏,仍是仰头看着天,声音又哑又涩,“你说,他也该成亲了吧。”

  都一年多了。

  她走得时候,听说他那个表妹喜欢他,他家里人也很中意,若不是后来曝出他们的事,只怕他家里人就要给他做主了。

  半夏沉默一会,才轻轻道:“您若想知道,明日……”

  顾攸宁笑笑,却不是先前那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而是掺杂了一些苦涩,“不用。”

  他成没成亲,同她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了。

  只是想着从前那个嚣张说着“怕什么,想做什么就做,左右有我替你撑腰”的男人,以后会抱着其他女人,和她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用细细密密的针扎了一排。

  “小姐……”

  “喝酒吧。”顾攸宁笑着打断她的话,她从地上摸索了一壶酒,递给她,“我新酿的酒,还没取名字,你喝喝看,替我想想。”

  “……是。”

  *

  顾攸宁想了几日,终于把新酒的名字想出来了,她有阵子没去酒肆了,这天见小满乖乖坐在家里看书,便让七巧给她叫了辆马车,打算去一趟酒肆,把新酒的牌子挂上。

  走得时候。

  七巧还替小满带了一句话,说是让她别忘了晚上的事。

  她这几日过得糊里糊涂,根本不记得今晚要做什么,问七巧,她也只是摇摇头,轻轻道一句“小少爷说得神神秘秘,还不准我问”,顾攸宁抿了抿唇,看了一眼顾承瑞的屋子,想着左右过会小满也会来酒肆,也就没再这个时候进去打扰人看书。

  从家到酒肆的这一路,外头十分安静。

  从前这条路最是吵闹,今天这样安静,倒是令人惊奇,她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发现外头不仅安静,就连沿街的摊铺也都摆得十分整齐,甚至还有几个穿着官服的官员正策着马往城门口走。

  “今天这是怎么了?”她问车夫。

  “顾娘子还不知道?”车夫和她熟了,这会便笑着同她解释道,“京城来了位大官,咱们这边的几位大人都去接人去了。”

  哦,

  应该就是上次胡夫人说得那位京城大官。

  跟她没什么关系。

  顾攸宁点点头,也没多问,正好马车到酒肆前,她便捧着手中的酒下了马车。

  *

  而此时的城门口,几个官员站成一排。

  领头的是当地知府詹泰初,他身后还有好几个县丞、同知,而身边站着的一个少年却是谈言。

  谈言是代替他父亲来的。

  其实这样的场合是不需要谈家派人过来的,毕竟按官职而言,这次来的那位大人还不如谈将军……可偏偏这人虽然官职不是顶高的,但身份特殊,谈家不敢抹他的面子,又不好自贬身份,便派了自己的独子过来。

  也算是把面子做足了。

  谈言等得有些不耐烦,他今天还同顾攸宁约好晚上去看烟花,虽然是单方面的约定,要不是怕他爹回头拿棍子打他,他都想直接跑了。

  詹泰初打小看着他长大,知道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这会便低声哄道:“阿言再等等,回头你跟那位大人见个面,我便放你回去。”

  谈言听到这话,脸色终于缓和一些,“詹叔叔,那人是什么身份啊,值得你们这样大的阵仗吗?”

  以前京城又不是没人来过,也没见他们这样大的阵仗。

  詹泰初看了一眼不远处,见还没有动静,这才压着声音问,“你可知道南阳姬家?”

  谈言一愣后,朗声道:“自然知道!当年夏朝皇帝暴虐昏庸,咱们的太.祖皇帝揭竿起义,就是姬家的前辈护着太.祖皇帝登上皇位。”

  大周建国百年,姬家的人虽然很少出现在朝野之中,可但凡是大周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这个南阳姬家的,在大周还是夏朝的时候,姬家便已经是众人高不可攀的名门望族。

  从古至今,哪个世家门阀不受天子忌惮?

  这么多年,王谢庾恒一个个全都败落,唯独这个姬家依旧立于不败之地,不仅仅是因为当今天子的胞妹昭德长公主下嫁姬家,更是因为姬家早有祖训。

  “姬家子弟,可为士,可为农,可为工,可为商,唯独不可称帝。”

  若没有这条祖训,当初姬家和萧家谋反,只怕根本就没有萧家登基的机会,可也正是因为这条祖训,才让南阳姬家即便过去百年也依旧不朽,甚至被天家奉为上宾。

  “难不成……”

  谈言心下一个咯噔,心中那个浮现的名字还未说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几人紧张的声音,“来了,来了。”

  抬眼看去,果然瞧见不远处传来马蹄声,只是黄沙遮掩,根本瞧不清那边是个什么情形,等到马蹄声越来越近,众人才瞧见那宽敞的官道上出现的一行人,前后各有八个黑衣侍卫,人人肃着一张脸佩着剑,束袖上还绣着一只凤凰,这是姬家的族徽。

  而中间一辆制作精美的黑木马车犹如一只盘桓蛰伏的猛兽,正沉默地朝众人驶来。

  即使是为官多年的詹泰初看着这幅阵仗也忍不住拿手轻轻扯了扯衣袖,又站得笔直一些,等马车停下,更是率先迈开步子,领着众人朝马车中的男人问好,“下官詹泰初拜见大人。”

  其余几人也纷纷跟着问好。

  谈言是还没反应过来,被詹泰初请拉了一把才连忙低头问安,“谈言拜见大人。”

  马车很安静,安静的仿佛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越是这样的安静越让人心慌,詹泰初几人连头都不敢抬,谈言倒是少年无畏,忍不住想看看这个传说中姬家这辈最出彩的人物是个什么模样,哪想到他刚刚抬起头,车帘就被人掀了起来。

  那人坐在背光处,看不清他的相貌,只看到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那是一双极其好看的丹凤目,只是……

  谈言总觉得那人看着他的目光好似藏着敌意和不善。

  他心下暗暗吃惊。

  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男人却又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坐在车帘后,朝詹泰初等人淡淡发了话,“起来吧。”

  詹泰初暗自松了口气,又恭声说道:“大人远道而来,下官已经在家中备好薄酒,不如大人先去歇息片刻?”

  “不必。”

  马车里的人仍旧不曾露面,只有疏离寡淡的声音从车帘后传出来,“先去街上看看。”

  詹泰初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一行人便往城中驶去。

  谈言心里还存着疑惑,但他自幼就不曾离开宣化,也从未见过这位姬大人,自然不可能得罪过他,思来想去也只当自己先前应该是看花眼了。

  他一向心大,想通了就不再纠结了。

  等进了城,看着不远处飘着旌旗的酒肆,就更加没把这事当一回事了,压着嗓音小声同詹泰初说了一声,然后也没同姬朝宗说,就偷偷溜走了。

  詹泰初有些头疼这孩子,但想来这位姬大人也不会同他一个小孩计较。

  更何况——

  这位姬大人说是来街上看看,可连个面都不曾露。

  他猜不透这些上位者的心思,便只好做一个尽心的陪客,哪想到谈言刚走,马车里就有了动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掀开车帘,先是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紧跟着是属于那位姬大人惯有的疏离声,“谈小将军呢?”

  詹泰初心下一个咯噔,刚想随便找个借口,可目光触及男人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哪还想得出什么借口?却也不敢如实回答,只好低头说道:“前面有家酒肆不错,我让谈小将军过去要几壶酒。”

  “哦?”

  姬朝宗坐在马车里,薄而狭长的丹凤眼越过众人看向不远处飘着旌旗的酒肆,一副起了兴趣的样子,“酒肆?”目光扫到大开轩窗里站着的一男一女,他长指紧握帘布,薄唇也跟着轻轻抿了起来,外头是明晃晃的白日,而他眼中似乎藏着无尽暗涌,不知过了多久才沉沉发了话,“去看看。”

  詹泰初等人自然不敢抹他的意思,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往酒肆过去。

  ……

  谈言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居然真的碰见了顾攸宁,见她手里拿着一坛子酒又看了一眼挂牌,高兴道:“这是新酒?”

  顾攸宁看见谈言的时候,才想起小满说得“晚上别忘了”是什么意思,她心里是感激谈言的这一份喜欢,少年赤忱的喜欢总是令人欢喜的,甚至因为谈言的缘故,使得他们几个外来人远道而来也不曾被人欺负过。

  可感激始终只是感激,成不了男女之情。

  看着他面上毫不掩饰的欢喜,顾攸宁轻轻叹了口气,刚想同人说道“晚上有事”,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并着詹泰初的一句,“顾娘子,劳烦帮忙上几坛好酒。”

  顾攸宁早就没把自己当做京城的贵女,听到有生意来了,也顾不得这个时候和谈言说话。

  朝人点了点头,便转过身。

  瞧见是詹泰初,又笑了起来:“詹大人怎么亲自来了?”话音刚落,又瞧见外头进来一个身影,那人身形笔直修长,滚着金边祥云的黑袍外披着一件鹤氅,长指握着一卷布帘,余光瞧见顾攸宁看过来,他停下步子,而后侧过头,漫不经心地掀起狭长单薄的眼帘。

  “嘭——”

  顾攸宁捧在手中,酿了足有三月的新酒落在地上。

  酒香四溢,而她小脸苍白的看着来人,红唇微张,竟是一个字都吐不出。